“听园" 声音景观空间

古宅庭院,玲珑丝竹。光影空间流转岁月时光,一座江南老宅因为声音的介入而活化。2018年4月27日,江南水乡朱家角尚都里珠玑阁举办了一场具有试验先锋意味的多媒体音乐剧场。古筝、中阮、笛子和大提琴,分别以评弹、童谣、小调和戏曲为特征的江南音乐符号,融合了摇滚、弗拉门戈、电影音乐和现代戏剧等当代音乐文化元素,构建了一种独具特色的新的江南声音景观。



听园.jpg


《听园》是上海音乐学院数字媒体艺术学院携手上海安墨吉建筑规划设计有限公司共同为“朱玑阁”这座老宅度身定制的声音景观空间作品。这座围合式院落,始建于清,为商贾大家之居所。




5.jpg


二层楼围合式的建筑设计,可以完美地从中庭,体会沉浸式声响系统的对空间声学效应细节的揭示。两层老宅总面积约1000㎡,呈回字形结构。老宅中的窗格、矮几、屏风、扇面、月相装置、悬挂的灯笼等物件成为重要的投影介质,渗透着对江南文化意象的敬意。

听老宅子的歌唱,是《听园》最重要的标语。这一概念来源于德国著名声音艺术家、理论家、柏林艺术大学电子音乐实验室荣誉教授Martin Supper教授的理念:ROOM AS AN INSTRUMENT.“如果空间是会歌唱的,那我们就应该有聆听空间歌唱的姿态和方式。空间歌唱的,是它所承载的历史和文化的内涵,我们对空间承载的文化内涵的理解和认知,用艺术化的手法润色与放大。”《听园》的项目负责人、上海音乐学院数字媒体艺术学院副教授戴维一表示,音乐剧场可以吸引观众走进空间,静心聆听“空间的歌唱”。

声音景观空间,通常设置在开放或半开放式的公共文化空间。艺术家通过对空间中声音和视觉媒体的独特布局与组织,将文化思考和艺术想象注入空间,从而提升空间的文化内涵,提升人们走进空间时的临响体验。

国外多数声音景观的作品,基本都是以展览的形式来呈现的,也有很多是发生在公共空间中。究其根本意义,是借公共空间的场所,来展示其声音处理的理念,本质上仍是展览。历史上最著名的例子,要数1958年比利时布鲁塞尔世博会的飞利浦馆(Philips-Pavillon)。当时学习建筑出身的希腊先锋派作曲家Xenakis为比利时布鲁塞尔世博会创设大型声音空间展馆——飞利浦馆,法国著名先锋派作曲家Varese为该馆谱写著名的《电子音诗》。当时的游客走进了展馆便是走进了音乐,历史是这样记载的:“当人们从这一建筑物走过时,他们一面通过四百多个扬声器听着音乐,一面观看放映出来的一系列图像──有些是照片,有些是油画,还有打印或手写的原稿。飞利浦馆毫无使图像与音乐同步的意图。结果是,除了偶然的巧合外,人们所获得的大部分印象在视觉与听觉之间是不协调的。6个月中,每天约有一万五六千参观者来到展馆,他们对自己看到的图像和听到的音乐表现出了各种各样的反应:惊骇、愤怒、不知所措、畏惧、感兴趣、狂热。”布鲁塞尔世博会飞利浦馆由此深深地印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有别于国外盛行的声音艺术和声音景观,在《听园》的项目中,创作团队运用音乐剧场的形式,生动而诗意地演绎朱家角朱玑阁老宅中的各种声音状态,引起听者对空间承载的历史、文化、回忆的艺术联想,从而获得诗意的视听体验。《听园》中所有声音都是空间中不可见的声音形态和声音传播路径的可见的、可听的艺术描写,都是独属于这个空间的声音。

珠玑阁毗朱家角水乡的放生桥,闹中取静,正是聆听江南的好地方。选择在这里进行“听园”的展示,承载了打造新的江南文化的用意,与此同时,将声音景观与音乐艺术介入城市街区,吸引人们走进这些被艺术活化的公共文化空间,也是对旅游文化新型业态模式的探索。

在《听园》演出现场,建筑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郑时龄表示,声音景观空间实践是带有实验意义的。“中国传统建筑是木结构,木结构建筑相当于音乐的空腔,通过精心设计,充分发挥不同的乐器在不同的环境里面,是作为一种综合的艺术来考虑的。观众参与其中,也成为了空间展演的一部分。”

从《黑石》专场到《听园》,是从空间的声音,到声音的空间。上海音乐学院党委书记林在勇表示,通过《听园》的展演尝试,可以探索出一条将学院的深度研究,转化成符合社会应用需求,服务于城市风貌设计与公共空间建设的新路径。上海交通大学城市更新保护创新国际研究中心副主任、安墨吉设计总监薛鸣华认为,今后愚园路段城市改建中“临响空间”的呈现,可以看到从空间寻找“声音”到让“声音”成为空间性格特征的系列研究活态呈现。通过此次不同领域的学科跨界合作,可以在城市物质公共空间的基础上提升发展非物质文化艺术的城市风貌底蕴与环境景观特质,打造提升公共环境,让街区呈现品质,让艺术融入生活,让城市更富活力。


7.png1.jpeg3.jpeg2.jpg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